航網

資訊

上海海事法院執行“輝煌(Glory Sea)”郵輪實錄


  “持正義秉公執法,為船員討薪維權。”巴哈馬籍“輝煌(Glory Sea)”,郵輪的船長張建宇帶著一面紅色錦旗來到了上海海事法院,代表全體196名中外船員向法院表達感謝,激動之情溢于言表:“22個月,我們終于等來了下船回家的這一天!”

  歷經兩次拍賣、三次變賣等曲折歷程,最終成功變賣,在疫情期間最大限度地實現了船舶價值。上海海事法院的執行法官22個月來與疫情賽跑,直面難題不斷探索創新最終成功執行。這也是上海海事法院首次扣押并成功執行的外籍郵輪。

  困局

  船東棄船拖欠工資船員滯留

  2020年4月27日,已經22個月沒有下過船的童飚,終于可以上岸了。今年50歲的童飚做海員已經超過30年。

  五年前,童飚被派到“輝煌(Glory Sea)”郵輪做二副。“輝煌(Glory Sea)”郵輪能容納1300多人,船上196名船員為游客們提供服務。然而2018年9月起,“輝煌(Glory Sea)”郵輪隸屬的鉆石國際郵輪公司內部經營出現問題,郵輪開始跑跑停停。船舶停靠在碼頭,除了加油的費用,每天還會產生巨額的管理費。

  最終,“輝煌(Glory Sea)”郵輪一路輾轉,從長江口來到了位于上海崇明的大東船廠的一塊錨地。碼頭隔江相望,但船員們卻上不了岸,196名船員被滯留在船上,這其中還包括部分外籍船員。

  船長張建宇在停航之初曾多次聯系船東,但船東始終沒有任何回復。就這樣,巨大的郵輪漂在了長江口。但是,已經拋錨的郵輪不能熄火。因為一旦熄火,郵輪上所有的電腦設備將有可能損壞,郵輪如果隨江飄走,還可能影響整個航道的安全,更為嚴重的是郵輪將會斷電,沒有電就不能做飯燒菜,196名船員的生存都將難以保障……而郵輪不熄火,就必須要加油。度過了兩次春節,經歷了“利奇馬”臺風,船員們帶著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在船上焦灼地等待。

  破局第一步

  開啟綠色通道

  2019年3月起,因工資被拖欠,“輝煌(Glory Sea)”郵輪上的196名船員陸續將鉆石國際郵輪公司訴至上海海事法院,并向法院提出申請對郵輪采取司法扣押措施。

  對此,上海海事法院對該案開啟綠色通道,快立、快保、快審、快執協調推進——立案法官為免去外籍船員分批下船訴訟的不便,主動登輪為船員開展訴訟服務,方便船員當場簽署扣押船舶申請書等材料,加速立案進程;審判法官加班加點,快速審結船員勞務糾紛案件;執行法官在第一時間將船舶予以扣押,并依法啟動了船舶司法拍賣程序。

  從船東棄船到船員起訴再到船舶拍賣,“輝煌(Glory Sea)”郵輪的船員堅守在船上,不離不棄。船員們在船上生活依然艱苦,船舶拍賣工作刻不容緩。

  破局第二步

  傳統拍賣兩次流拍

  2019年9月27日,“輝煌(Glory Sea)”郵輪在淘寶網司法拍賣網絡平臺進行首次公開拍賣。在司法拍賣網絡平臺進行船舶拍賣是上海海事法院的慣常做法,利用這一平臺成功拍賣了多艘船舶。然而這一次,無人出價,第一次拍賣并未成功。

  同年10月24日,調整拍賣保留價后,“輝煌(Glory Sea)”郵輪被二次拍賣,買受人競拍成功。各方都積極等待著買受人支付價款,船員工資以及郵輪在停泊期間的管理費用眼看就有了著落,但買受人逾期并未支付價款。這一次,因買受人悔拍,船舶拍賣再次失敗。

  面對這一情況,執行法官又快馬加鞭,于同年11月21日在同一平臺重新拍賣,不料此次又因無人出價而流拍。幾次司法拍賣都慘淡收場,執行法官心急如焚,遂按照法定程序,將郵輪進入變賣程序。2019年12月16日,“輝煌(Glory Sea)”郵輪在淘寶網司法拍賣網絡平臺進行變賣,變賣期為60天。不久后,兩個潛在買家浮出了水面,向法院咨詢船舶事宜。見此好兆頭,執行法官開始推進潛在買家進行船舶看樣等工作。

  不料,2020年初,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開始在全球蔓延,船舶看樣工作被推遲。緊接著,郵輪市場行情持續走低,郵輪變賣不確定性因素陡增。經過研究,上海海事法院決定暫時中止涉案郵輪的變賣程序。

  2020年3月5日,俟疫情防控形勢向好,上海海事法院發布公告,恢復對涉案郵輪的網絡變賣。然而,按照網絡平臺的設置規則,網絡變賣中止后再恢復等同于重新變賣,變賣期仍為2個月,不能抵扣、縮減。若按此規則進行的話,將延長船舶的實際變賣期限,持續增加郵輪的維持費用。

  這樣的難題再一次擺在了執行法官的面前:受疫情影響,郵輪公司市值已跌去80%,航運市場形勢嚴峻,如果繼續在網絡平臺變賣勢必耗時許久,船舶維持費用每一天都在增加,在無法及時處置船舶的情況下,巨額的郵輪維持費用支出很有可能超過船價,致使郵輪再無成交可能,但是如果不繼續在網絡平臺變賣,又能采取怎樣的方式呢?

  破局第三步

  爭取時機開展線下變賣,成功!

  為避免恢復網絡變賣再耗時日,上海海事法院轉向傳統線下變賣路徑,為法院的拍賣工作爭取時機和主動權,與疫情賽跑,與船舶日益增加的維持費用賽跑!2020年3月16日,上海海事法院發布采取線下傳統方式公開變賣的公告。雖然轉變為線下方式,但是法院也同步發布了船舶變賣公告,向航運業界廣為通告。

  然而,第一次線下變賣還是無人應價。上海海事法院依據法律規定,進行第二次變賣,但變賣期內仍無人應價。此時的國際郵輪市場,面對不斷上升的維持成本和難以盈利的航線交易,不少郵輪公司已采取各種措施,緩解資金周轉的壓力。眼見郵輪兩次變賣失敗,受托看管“輝煌(Glory Sea)”郵輪的公司非常擔憂,表示因墊付資金壓力巨大,其已無力再墊資管理船舶費用。

  “過低的價格會減損債權人的利益,也可能無法全額支付船員被欠付的工資!”經認真研究,上海海事法院積極推進第三次變賣,爭取實現郵輪變賣價值的最大化。同時,上海海事法院做通了負責郵輪看管公司的工作,他們表示會依照規定做好船舶看管工作,這期間將繼續負責好船舶的看護維持工作。之后,執行法官繼續依照法律規定推進船舶變賣工作中的相關事項。

  同年4月11日,上海海事法院對郵輪進行第三次變賣,公告載明了進行第三次公開變賣的原因,并對船舶看管公司墊付船舶維持費用以及相應要求進行了說明。最終,一家公司以3806萬元競得。

  破局第四步

  做好船載物品處置

  以往,船舶拍賣或者變賣成功后,就可以準備整體移交船舶了。但“輝煌(Glory Sea)”郵輪上還存有大量的船載物品,如免稅香水、煙、酒等商品,所有權并非屬于郵輪公司,船舶整體移交后,這些物品如何處理,并沒有法律規定也沒有舊例可尋。

  “外籍郵輪船載物品的處理有別于普通的貨船,權利人范圍不清晰,物品遷移到境內、關內還需要辦理諸多手續。但如果不處理這些物品,又會影響到交接船舶,該如何處置呢?”面對這一新問題,執行法官又陷入了深思。面對這一復雜情況,上海海事法院經研究,決定采取多次公告并進行詳細法律釋明,保障買受人以及船載物品利害關系人的合法權益。

  首先,在發布競買成功公告的同時,公告要求寄存物品的當事人限期提交取回物品的申請及相關證據。這樣,通過公告的形式告知相關當事人有取回貨物的義務、主動聯系法院申報的權利,符合法律規定又高效便捷。公告發布后,兩家公司向法院提出了取回物品的申請。收到申請后,執行法官告知了當事人遷移物品的相關法律后果,釋明風險責任,促進當事人進行協商,各方當事人達成了船載貨物繼續在船銷售的協議。

  其次,法院對買受人可能對存放于郵輪上的物品依法處置的情形予以公告,再次催告利害關系人依法處理財產,同時保障買受人不因船載物品所有人不明而影響船舶的利用。

  最后,對于無人申報權利的船載物品,買受人根據法院建議,在對該批物品進行移倉處理前先在媒體發布了公告,在實施移倉時,也邀請了公證處進行公證。通過這一系列的工作,上海海事法院妥善解決了“輝煌(Glory Sea)”郵輪船載物品的處理問題,保證了船舶買受人對船舶的利用,也為以后外籍船舶拍賣后的船載物品如何依法處理提供了借鑒。

  之后上海海事法院依法對“輝煌(Glory Sea)”郵輪移交、解除扣押,并從船舶變價款中撥付了費用,用以支付具有船舶優先權的船員工資。至此,該案順利執行完畢。

  至此,“輝煌(Glory Sea)”郵輪終于迎來了它的新主人。22個月沒有下過船的童飚終于可以和家人團聚了。

來源:航運在線

友情鏈接

聯系我們

電話:025-85511250 / 85511260 / 85511275

傳真:025-85567816

郵箱:89655699@qq.com

蘇ICP備19031056號  江蘇云航物流科技有限公司 版權所有
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_尹人香蕉久久99天天拍_影音先锋色av男人资源网